发布资金信息 发布项目融资 申请上市辅导 发布金融峰会 发布文章资讯
  • 首页
  • 项目融资
  • 投资意向
  • 金融人才网
  • 金融峰会
  • 金融学院
  • 中投融俱乐部
  • 投行快讯
  • 私募股权
  • 股票投资
  • 券商业务
  • 香港上市
  • 齐鲁证券大案的3·20会议秘密

       时间:2014-05-19 12:48:07     浏览:56541    
    核心提示:2014年5月7日,一位自称齐鲁证券总经理助理的张晖女士走进了《证券市场周刊》编辑部。张晖开门见山地向记者表明了来由,人民银行也很关注你们的文章,也和齐鲁证券联系了,证监局也找我们约谈。既然发生了还应该客观的,这个标题对我们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张晖对《证券市场周刊》5月2日的封面文章《齐鲁证券大案》怒火中烧,

    2014年5月7日,一位自称齐鲁证券总经理助理的张晖女士走进了《证券市场周刊》编辑部。

    张晖开门见山地向记者表明了来由,“人民银行也很关注你们的文章,也和齐鲁证券联系了,证监局也找我们约谈。既然发生了还应该客观的,这个标题对我们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张晖对《证券市场周刊》5月2日的封面文章《齐鲁证券大案》怒火中烧,“实际上这是一个个人的事情,而且彭晨已经从齐鲁证券公司离职了。”

    在张晖造访之前,首善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首善财富”)副总经理张军同样跟本刊记者进行了沟通,他对记者称,“其实之前与齐鲁证券合作比较少,因为齐鲁证券是个比较落后的券商,创新业务能力并不是很强的。”张军介绍过程中提到,因为王健自称曾经在德隆系掌管过上百亿资金,所以他们才慢慢地通过王健发行产品。

    记者了解到,彭晨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拘,而首善财富却以王健诈骗为由向莱芜公安局报案并被立案。张晖称,“核心问题是钱去哪儿了,他们(彭晨和王健)其实就是隐瞒产品的真实用途,他(彭晨)现在可能是好像涉嫌诈骗吧?”

    记者获取的一份3月20日的会议录音中,是首善财富、齐鲁证券零售业务部几位负责人和王健在首善财富一起开会的录音,里面完整地介绍了产品的情况。此次会议,已有人提出必要时动用刑侦手段,查明钱到底去哪里了?根据记者的了解,彭晨、王健被拘,警方解释立案原因却是一个齐鲁证券莱芜客户的举报。

    彭晨案到底是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还是涉嫌诈骗呢?上亿元的产品发行过程中,两个人可以在一家券商中不动声色地完成他们的资金募集?齐鲁证券和首善财富在彭晨案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3月20日那一场激烈的会议怎么突然升级?

    一场齐鲁不知的交易?

    张晖有着山东人的豪爽性格,直言不讳地对记者说,“我们也是从彭晨以前的朋友那里了解到的一些情况,我们很担心彭晨是和记者合起伙来在做这个事情。因为彭晨曾经说过通过找媒体把齐鲁证券搞臭,所以作为我们来说尽量维护客户利益,但对于券商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信誉。”

    一直声称代表齐鲁证券的张晖还表示,就这个案件本身来说,其实就是彭晨个人通过在齐鲁证券公司工作这段时间,向公司的一部分客户推销了一部分产品,实际上这个产品是他(彭晨)个人的。“由于自己不具体做业务,所以我(张晖)不清楚具体是涉及哪些产品。”

    张晖称,实际上这些涉及的产品是没经过齐鲁证券公司同意的,也没经过齐鲁证券公司领导批准的。而彭晨所说完善的也不是这些手续,是基于当时客户的一些情况需要完善手续。齐鲁证券是基于维护客户的利益才敦促彭晨跟合作的(不知道是首善还是银善)另外一方完善手续的。

    张晖称,“彭晨卖产品的时候部分钱在徐敏(彭晨的前妻)的账户上的,其实徐敏也是涉案的。很多销售的产品是从徐敏的账户那里转账的,这个情况我们是怎么了解到的,是我们的法律事务部跟警方那里联系,是警方查到的,彭晨把资金是从徐敏的账户里转出的。但我们跟警方联系,他(彭晨)不是被银山公安局带走了吗,但警方说现在不能公开这个事,影响办案。他们俩(彭晨与徐敏)就是办的假离婚。因为他(彭晨)知道他是涉嫌诈骗,他(彭晨)确实很清楚他最后是不能善终的。”

    彭晨的代理律师质疑,案件尚在侦查阶段,警方称为了不影响侦查办案,拒绝透露案件情况。而齐鲁证券的法律事务部却能和银山公安局保持如此密切地互动,齐鲁证券并不是报案人,并多次在公开场合称此案是彭晨的个人行为,那为何齐鲁证券的人又去联系警方,了解案件进展,至于警方又为何在案件侦查阶段就对齐鲁证券如此公开案件的细节问题,这些不得不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

    至于徐敏是否涉案,相信最终警方会查个水落实出。《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就彭晨卖产品从徐敏的账户上走过钱一事采访徐敏,徐敏称自己并不知情,已去银行打对账单。

    徐敏给记者发过来的对账中单中,除了日常的水电煤气费以外,有几笔大额转账徐敏称自己是不知情的。对账单中显示,2012年12月28日,有一个83.7万元是上海柏新投资管理中心转入徐敏账户的,当日有一个46万元转出到柴雅斐的账户,此后,12月27日、2013年1月8日和1月11日三笔共计29.1万元转入柴雅斐的账户上。后来又有两笔共计10万元转入一个叫皮晶的账户。这样共计转出85.1万元,徐敏对于这两个人的身份也不清楚,称这几笔应该都是彭晨转出的钱。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拨通了彭晨在齐鲁证券时同事的电话,问关于柴雅斐和皮晶的身份,但电话接通后随即被挂断。

    张晖最后对记者说,“首善财富现在还是非常想跟我们合作。昨天晚上11点多还跟我们公司的领导打电话。”记者问哪方面的合作呢?张晖此时谨慎地含糊过去这个问题了。

    文件上的齐鲁公章

    “彭晨案”目前的最大问题,是彭晨与首善财富或是王健进行私募理财产品合作,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是彭晨个人行为还是齐鲁证券公司行为?齐鲁证券总裁毕玉国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澄清,称该案是彭晨的个人行为,涉案产品的相关协议均没有齐鲁证券公司的参与。

    2014年5月12日,首善财富在其官网上公开发表了律师声明,称“王健与首善财富(包括其关联企业)之间从未建立过劳动合同,王健并非首善财富员工。上海银善投资有限公司并非首善财富的关联公司,其实际控制人、股东及管理人员均与首善财富不存在任何关系。对于王健损害首善财富权益的行为,首善财富已向公安机关报案,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彭晨案到底是不是个人行为呢?彭晨在齐鲁证券任职期间,齐鲁证券都销售过哪些有限合伙的私募产品呢?首善财富虽然澄清了与王健的关系,但首善财富在这当中又扮演的什么角色呢?

    记者得到的一份资料显示,2013年齐鲁证券销售过的有银合伙+私募产品共有华宸未来远航1号、首善玲钰1号、有节等产品共计12只。(见附表)

    我们以其中一只有限合伙+私募产品远航1号为例做个说明。2013年1月30日,华宸未来基金发了一个远航1号运作通知给上海柏新投资管理中心(下称“上海柏新”,为有限合伙企业),称,“贵公司于2013年1月10日认购华宸未来-交通银行-远航1号资产管理计划(产品代码为799008,下称“远航1号”)15000000.00元已确认成功,确认份额15002887.50份。远航1号资产管理合同于2013年1月29日正式生效,并自该日起开始运作。”记者在华宸未来基金的官网上也查到了这只产品。

    同时华宸未来基金也发了对账单给上海柏新和齐鲁证券。根据资料显示,有限合伙公司上海柏新的合伙文件中,托管人为农业银行(601288,股吧),证券经纪商为齐鲁证券,执行事务合伙人为首善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这份合同有首善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名称的公章和其董事长吴正新的个人签章。

    2013年3月29日,合同编号为:GYRXTZ-ICBC-2013ZX005-004号合同,合同名称为:工银瑞信睿尊首善多策略1号结构化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资产管理人为:工银瑞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资产托管人为: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行。投资顾问:指首善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记者获得的这份合同只有工银瑞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公章。

    根据记者获得的另一份合同显示,华宸未来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与齐鲁证券有限公司有一个《专用证券交易单元租用协议》,是华宸基金租用齐鲁证券上海、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单元各壹个(交易单元号为4803、392921),没有写签署日期,但有华宸未来基金和齐鲁证券的公章。

    2014年2月20日,上海银善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银善投资”)总裁王健给齐鲁证券各位领导的函中称,“2014年1月,华宸未来-远航1号投顾与银行大客户、产品劣后方签订了备忘录,约定产品2014年1月10日停息,进入清算流程,1月24日清算资金回到各方投资者账户。由于1月21-23日,上海柏新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部分有限合伙人向基金和银行投诉,导致清算过程暂停,资金未能在24日到账,违反了备忘录的约定,银行大客户在产品中追讨了74.2万元罚息。”

    王健在此次函件中还称,“目前产品劣后方已整理汇总了相关投诉的资料,拟起诉1月21-23日投诉的客户,并将齐鲁证券列为第二被告。但启动司法流程不符合各方的共同利益。从解决问题的角度出发,投顾愿意与银行、劣后方等进一步协调,继续与齐鲁证券合作,在发展中解决、消化罚息问题。”

    远航1号通过一年的合作,这只产品的合作到底是王健对彭晨,还是首善财富或银善投资、华宸未来基金对齐鲁证券呢,相信最终通过警方的调查会给出一个结论。

    齐鲁证券总裁毕玉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经公司调查,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从彭晨销售产品的操作过程以及产品所募集资金的使用来看,完全是彭晨个人与王健对接操作,事件涉及的有限合伙企业本身也是彭晨和王健实际控制,彭晨销售的有限合伙产品纯属骗局,相关客户向公安机关进行了举报。

    根据彭晨提供的一份通话录音,经确认电话号码为齐鲁证券威海分公司经理迟法泉,通话时间为2014年3月15日。迟法泉在电话中说,“尹总去了我(迟法泉)就和尹总说这个产品是公司行为,公司在做。我(迟法泉)就从业务的方面都和他(指尹总)说了,这个产品是说,具体的主导由彭总(彭晨)在做,但这整个是公司行为,这不是个人行为。所以,我和尹总沟通过几次,他(尹总)说万一将来真的有问题,公司肯定会兑付给客户的。”

    录音中迟法泉称,“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公司总部不牵头,有些营业部还不知道,所以现在这个问题就很麻烦。”

    彭晨则说:“是这样的。钟总(钟金龙)、韩总(韩亭德)不牵头的原因是因为钟总心里有鬼,当初发这些产品,证监会是2013年的9月份,到齐鲁证券进行现场检查的时候,钟金龙和韩亭德把下面所有人把所有产品资料给清洗掉了,当时这批产品我(彭晨)问鞠少华,这些产品你们报备了没有?因为报备在他们的部门嘛。他(鞠少华)说这些产品钟总说不要报备。”

    彭晨继续说,“因为没有报备,就造成现在发这些文件和邮件,都不能光明正大去发,其实当时在6月份之前发的产品根本没有受到证监会那个合规要求的限制。领导就是不懂这些东西,就是不发。这样做的情况就造成如果这事儿一旦暴光的话,那对不起,钟总第一个滚蛋,因为谁让你不报备的。而且当时证监会来进行现场检查的时候,他(钟金龙)不还特地让我(彭晨)去济南嘛,我(彭晨)说去的话,如果证监会问我这东西我得讲啊。”

    2013年9月,彭晨脚上打着绷带去了济南,准备接受证监会对齐鲁证券例行检查中对这些产品的询问,但彭晨并没有见到证监会的检查组,更没有机会向证监会汇报关于相关产品的情况。

    首善的3·20会议

    2014年3月20日,首善财富邀请了齐鲁证券公司钟金龙、韩亭德、尹苑生、顾捷、李明和蔡还,此外还有王健,就三方合作的系列产品所产生的问题进行了开会讨论。

    根据记者获得的录音资料,其中首善财富的人称,“今天要把我们谈的原则,到底为什么我们今天双方,或者三方在一起交流这个事。首先第一点,我想我们首善或多或少跟这个事情是有点关系的。而且在2013年年底,我们帮助一部分客户,这些客户齐鲁认不认我不知道啊,是不是齐鲁的客户,还是一个都没有,还是有一部分,我也不清楚。至少是帮有限合伙人把客户的产品兑现了,因齐鲁证券的某个高管来过我们这里,强烈要求或者请求,我们帮着来兑付。”

    首善财富称,2013年年底,齐鲁证券3500万元临时兑付风险是首善财富化解的,当时化解的时候齐鲁证券说得很清楚,这个产品是一个优先,还有一个固定6%的利息。因为齐鲁证券讲得很清楚,所以首善财富就很爽快的把这3500万元给兑付了。

    到2014年,首善财富在接触这些产品的时候,特别是拿到这个产品投资管理人,成为投资顾问的角色以后,从长安基金得到了一个长安基金的优先劣后结构表。从数据上发现,有限合伙进入长安基金的劣后实际上就是首善财富自己,而且没有看到其他劣后的存在。

    此时,首善财富第一个担心的就是原先投入的本金的安全,基于这个事实,首善财富就更加关切整个系列产品的风险度。所以这个时候首善财富还是把齐鲁证券和王健请过来,把这个事情搞清楚。

    首善财富还表示,实际上不希望这个事情扩大,希望这个事情能够平稳地渡过去。但是首善财富就是想如何首先能保证这提前帮忙兑付的3500万元本金的安全性,这是第一个诉求。第二个就是在这个基础之上,能够协助齐鲁证券、王健把之间相关的误会或者不清晰的地方,首善财富也可以有义务或者说帮忙,把这个事情搞清楚。第三个就是在这两个基础之上,如果有一些建设性的合作,大家还可以相互探讨,毕竟合作永远是大于问题的,这是首善财富基于这三点来提出来的大家谈谈。

    首善财富称,在2013年年底出于和齐鲁证券发展合作的考虑,提前做的3500万元的兑付,现在就这个问题,从首善财富现在控制的账款,第一个有些账户有亏损,第二个钱是达不到3500万了。如果有损失,首善财富的损失怎么解决,这才是首善财富召集会议的核心问题。

    王健称,目前要解决的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齐鲁总共募集了多少钱,这些钱去哪了,有多少缺口,有多少余口,这是账的问题。第二个解决首善财富3500万元垫付的问题,怎么保证安全?第三个问题,就是齐鲁证券募集的资金,比如说一个亿,这一个亿从哪来,客户给你们授权了没有,客户授权,把客户的授权书拿来,钱进来了以后,进账,往外划款,进款流程和出款流程给补齐了。包括支付给齐鲁证券的所有利息、销售推广费、软件费用,所有出款的流程,该签字的签字,该补齐的补齐。要解决的就只有这三个问题。

    钱到底去哪里了

    录音资料中称,由周律师介绍产品的调查情况。周律师称,“根据近期到齐鲁证券、长安基金调取一些数据,现在比较清楚的就是首善在齐鲁证券募集的资金有上海梧啸是1727万元,这些都是有限合伙。上海亦难是971万元,这两个一共是2698万;上海桐焙有两期一共是1124万元;有节产品也是两期一共是1542万元;新余国嘉是2000万元,上海史源1500万元,就是所有这些资金加起来,齐鲁证券总募集的一共是8864万元,这个是跟账房核对的一个数据。”

    周律师称,首善财富就是出于考虑大家合作的一个意向,帮忙兑付了3500万元,兑付这3500万元之后,首善财富一直以为这3500万元是新余国嘉、上海史源直接认购的长安基金的产品。首善原来以为是4个产品,但是前期去长安基金这边调取了数据才知道,一共是有5个产品,首善铃钰一号,有节1、2、3号和节节高一号。这些产品除了节节高一号都是只有优先和劣后两种分类,优先和劣后的比例是42.1,节节高1号是有优先和劣后A和劣后B,然后他们比例是8:12.1。

    周律师称,有节认购的是700多万元,然后桐焙(产品名称)认购的是270多万元,这里面的所有的数据加起来其实只有6700多万元,就是所有劣后认购的有节1、2、3号和节节高1号,一共加起来是6700多万元。跟总额8864万元是有一个差距的,有一个大概2000多万元的差额,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说新余国嘉和上海史源这边一共是3500万元由我们提前垫付了。但是我们现在流水单查出来,可能是因为账户不太全,我们现在查出来的3500万元去向不是很明确,就是拼不圆。

    至于3500万元到底进没进入产品?周律师则称,这钱在内部循环了,然后以有节的名义投到这个产品中来了,然后这个产品是2000万元。还有另外一个叫上海柏新的有限客户,打了一个1400万元,但是这个1400万元只有800多万元进入了有节的账户,还有500多万元是不知去向的。

    关于募集资金时的资金控制权,齐鲁和首善的人产生了争论,双方都认为自己当时没有控制过资金。

    王健则称,“现在我交到监管部门和公安部门的,整个总额上差800万到900万元的差额。这个差额,第一是支付了齐鲁证券的销售推广费;第二是支付了部分资金的利息;第三是支付了新软件;第四是支付了资金公司预扣的通道费。但是如果说销售推广费是支付给齐鲁证券营销人员的,齐鲁证券的营销人员主管不签字,那这个钱就是我挪用的。这个支付给齐鲁证券的利息,不签字这个钱就算是我挪用的。”

    首善的人要求王健提出解决方案和诉求。王健称,“第一个要求,补流程。律师说我没有委托给齐鲁证券做这个销售,齐鲁证券必须把所有的流程委托一个主管签字,包括所有资金的进项、出项和所有的支付,这个是第一点。第二点补首善和齐鲁进款和出款的流程。第一,我不知道这钱是从哪来的,第二,我不知道这些钱付出去是合规还是合法。”

    王健此时认为第一个需求很重要,到底是公对公,还是私对私?如果说把事情给闹大,王健认为自己肯定是非法挪用,这肯定是刑事犯罪。但是非法挪用的受益者又是谁呢?

    王健称,“如果说你们所有的人不签字,我只能去报案了,但是经侦大队要求我,这个钱是从哪里募集来的?转介绍销售是谁做的,这个钱到了账户上以后是谁汇总的,汇总以后这个钱汇到了长安基金,是谁经办的,谁同意汇到长安基金的,你把这一套流程先做完。”

    王健还称,齐鲁证券和首善财富都没有自己着急,为什么?如果自己再不考虑手续的问题,自己就是刑事犯罪了。

    一场有预谋的谈话

    彭晨案到底是什么样的客户向公安机关举报了呢?为何不是由犯罪行为地的上海警方立案呢?到底是客户举报还是各方早有预谋呢?

    在3月20日那次会议中,中途王健不在时,首善财富的人与齐鲁证券的人进行了以下对话。

    录音资料中首善财富的人称,“王健也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他有点耍赖。这个事情我们两家现在要统一思想,统一意见。如果我们跟王健能够协商解决,把这个事情完满地解决是最好。如果是解决不了这个事情的话,第一个该走公安部门的,该找监管部门的要找。第二个大家都清楚,这个事齐鲁证券有没有责任。齐鲁证券不是说口头没有责任就没有责任,我们(首善财富)可以找监管部门,可以找公安部门来调查,齐鲁证券肯定要承担应有的责任,我们(首善财富)有的责任,我们愿意承担我们该承担的责任。”

    录音资料中首善财富的人称,“如果齐鲁证券想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首善财富这里来。这个事情就没有意义了,那还不如早点交给公安部门,交给警察来做。说实话,我们(首善财富)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这个事情大家不能够达成一个解决的方案的话,我们(首善财富)尽快就会找监管部门和公安部门。肯定有说法的。”

    上述人士在录音中还说,“这个当中,齐鲁证券有多少责任,你们(齐鲁证券)心里清楚;王健如果有挪用、有欺诈,他该坐牢的坐牢,这个也很清楚。所以这个肯定是大家都有责任的,所以这个时候我们首先要把情况搞清楚,大家配合把责任分清楚,尽快想办法能够协商,把这个问题能够协商解决最好。我们(首善财富)也不希望把这个事情搞得复杂,搞得捅出去了,又影响大家的声誉,又浪费时间。”

    齐鲁证券的人称,“尽管是我们公司内部没有严格批准,但是实实在在营业部员工在给推荐了,有一部分人给推荐了,要不然我们才不管这个事,刚才你说也是,中间还有瓜葛,首善财富也被挂住了。首善财富应该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才是根本。”

    齐鲁证券的人称,“齐鲁证券被扯进来也是冤枉的,事情要水落石出也很简单,把它移交给公安机关,但是齐鲁证券也希望能够跟首善财富商量,不仅仅包括3500万元的事,也包括广大客户的权利怎么来保障。产品的钱怎么付,肯定有规则,齐鲁证券从牌照、从业务量上、从业务的种类上,手续都比较齐全,我们两家还有很多合作的空间,合作的业务。包括上次韩总签的战略协议,那个合作协议齐鲁证券确确实实是要履行的,包括法律方面,这个没问题。现在对于我们公司来讲,我们确实需要产品,需要一些规范,包括一些市值管理、融资业务,这些都是我们大力发展方向,有好多事都可以通过业务合作来化解。这样我觉得会比较稳妥。”

    录音资料中首善财富的人称,“如果说王健确实在骗人,就是一个纯粹把我们当作一个劣后,那就不要谈这个事情了,齐鲁证券也好,首善财富也好,还是赶快去解决一些司法方面的问题,让公安机关去查清楚,我是想看看能不能这方面达成共识,然后分头行动。比如说首善财富去干什么事,齐鲁证券怎么样去安抚客户,怎么样去把这个事情平稳过渡下来,我们一起去做。”

    录音资料中,齐鲁证券的人称,“我们配合首善财富,咱们一起做。我这边有流水资料都对你那边开放,你那边对我开放,咱都是受害人啊。”

    录音资料中,首善财富的人称,“王健这边我们想这样,如果我们能协商通,看他有什么诉求,我们为了齐鲁证券来讲,为了解决问题,如果能够答应他的,我们答应他,如果是不能答应他的,我们恐怕也要通过司法部门给他施加压力,通过经侦大队那边介入调查。”

    王健虽然已经考虑到手续问题如果不补齐的话,自己有可能涉嫌刑事犯罪,在自己还没有跟各方就手续问题处理完时,银山公安局的警察就拜访了他。那么已经从齐鲁证券离职的彭晨,是不是也要对不知去向的资金负责呢?这一切,最终还是由警方调查后会将真相公布于众。

     
    打赏
     
    更多>同类券商业务

    艾德证券开户
    推荐图文
    推荐券商业务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组织结构 | 企业文化 | 办公环境 | 经营动态 | 管理团队 | 行为准则 | 投资策略 | 投资保障 | 风险控制 | 客户案例 | 联系我们 | 微信群
    战略合作 | 广告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06-2020 投融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12416号
    联系我们
    QQ咨询
    电话咨询
    email
    在线留言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